夢想文學網 > 上門王婿葉凡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丟了不該丟的孩子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丟了不該丟的孩子


聽到天狼兩字,凌千水俏臉巨變。

        李大勇也微微瞇起眼睛。

        沒有人承認,也沒有回應,但這恰恰等于某種默認。

        “葉凡,你怎么知道天狼秘密的?”

        凌千水聲音一沉:“是誰告訴你的?”

        天狼的身份極其隱秘,所作所為也更多是在暗中,除了她之外,根本不為別人所知,連鄭俊卿都無法探清。

        誰知卻被葉凡一眼道穿,這不能不讓凌千水震驚。

        “看來你真是天狼了。”

        葉凡剛才只是本能一猜,可看到兩人反應就有了確定:“想不到一個小商人身份的勇叔會是天狼商會掌舵人。”

        他真的很意外,多年前吃不上飯,還對自己掏心掏肺的勇叔,搖身一變成了血醫門代理人。

        如非今日一事,葉凡就是想破腦袋,也不會把李大勇跟天狼聯系在一起。

        可那一刀,讓他瞬間明白了很多事情。

        宮艷君為什么會出現在李家宴會,宮本三郎為什么會這么快找上李大勇一家,李大勇為什么會這么快醒來一切看似偶然,實則離不開李大勇的操縱。

        李大勇看著葉凡沉默,良久之后一嘆:“葉凡,你真的變了,比起以前,成長了十倍一百倍啊。”

        他有著感慨,也有著欣慰,還有一絲無奈。

        葉凡也看著李大勇:“勇叔,你也變了,以前的你嫉惡如仇,現在卻給血醫門賣命。”

        “你有再大的苦衷,也不該忘了初心。”

        他眼里有著失望。

        李大勇神情變得冷漠:“那是你還沒經歷世界的殘酷”葉凡輕輕搖頭:“再怎么殘酷,你也該有自己底線。”

        “葉凡,誰跟你說天狼一事的?”

        凌千水厲喝一聲:“你是從哪里知道的?”

        葉凡淡淡出聲:“我不僅知道天狼躲在暗中身份不明,我還知道,他曾經是葉堂的人,結果被血醫門策反了。”

        這一次,不僅凌千水身子抖了一下,連李大勇都變了臉色。

        “殺,殺了他!”

        凌千水不再廢話:“天狼,你不殺了他,秘密暴露出去,葉堂就會殺了你。”

        李大勇臉色一沉:“葉凡,你從哪里知道消息的?

        你還跟什么人說過?”

        “怎么?”

        葉凡目光冷冽:“勇叔擔心葉堂的人知道,會殺了你,毀掉你美好生活?”

        “別廢話了,殺了他。”

        凌千水色厲內荏:“他跟墨千雄接觸過,你今晚不殺他,他明天告訴墨千雄。”

        “你要死,我要死,全家都要死。”

        “李大勇,你努力得來的一切,你要眼睜睜看著失去嗎?”

        “你又要回到九死一生,卻被無情拋棄的日子嗎?”

        “你身上的病痛,全家的窮困,你忘了是誰給你的嗎?”

        “你現在的富貴,你病情的好轉,你又忘了是誰幫你的嗎?”

        她刺激一聲:“殺了他!”

        葉凡清晰感覺到,凌千水這一番話,頓讓李大勇情緒波動起來,握著刀柄的手也突然用力。

        “當!”

        葉凡毫不猶豫一把折斷武士刀,接著身子往后猛地一彈,反手拔出背后半截斷刀飛射李大勇。

        沖來的李大勇見狀眼皮一跳,一揮半截斷刀劈了下去。

        一聲脆響,葉凡飛出的斷刀被斬落在地。

        “嗖”李大勇沒有停歇,握著半截斷刀殺向葉凡。

        葉凡聲音一沉:“勇叔,你要一條道走到底嗎?”

        “你已經錯了,還要繼續錯下去嗎?”

        “你這樣對得起柳阿姨,對得起末末她們嗎?”

        葉凡忍住疼痛喝道:“你真忍心對我下手嗎?”

        最后一句,讓李大勇腳步微微一滯,隨后他神情一冷,義無反顧:“對不起,葉凡,你知道的太多了。”

        “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顧你爹和你媽。”

        說完之后,他眸子如冰,對著葉凡大打出手。

        葉凡揮舞魚腸迎接上去。

        “當。”

        魚腸和武士刀相碰,發出一記刺耳聲響,兩人各自向后退出數步。

        葉凡做著最后努力:“勇叔,回頭是岸。”

        李大勇沒有回應,拿著武士刀繼續攻擊。

        葉凡只能迎戰。

        “當當當。”

        兩人在刀光劍影中你來我往,打的很是激烈。

        最后,隨著一聲刺耳鳴響,兩人各握刀劍快速錯身而過。

        那一刻,彼此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如火焰一樣的戰意。

        “砰!”

        擦肩而過瞬間,李大勇的左手詭異扭出,重重擊打在葉凡的背部。

        葉凡的身子向后飛出,飛離之際也點出了一腳,隨后在半空中一扭穩住,落下時已是嘴角流血。

        血跡滴落在沙發上的李末末俏臉,看起來很是可怖。

        李大勇也沒有想到葉凡反應這么快,來不及躲避的身軀被點中了后腰。

        整個人向前踉蹌了幾步,轉過身來,眼里帶著一抹欣賞:“葉凡,你還真是讓勇叔欣慰。”

        他感慨一聲:“這個年紀,這個身手,你爹媽可以欣慰了。

        。”

        葉凡痛心看著他:“勇叔,放下刀吧,只要你愿意回頭,我可以跟墨叔求情,一定保住你一命。”

        他很不希望自己跟李大勇生死相向。

        李大勇目光冰涼看著葉凡:“葉凡,有些事情,是無法回頭的。”

        葉凡喝出一聲:“不是無法回頭,而是你想不想回頭。”

        凌千水嬌笑一聲:“殺了你根本就不用回頭。”

        “閉嘴!”

        葉凡盯著李大勇喝道:“勇叔,你真不后悔嗎?”

        “你放心,你死了,我會照顧你爹媽的。”

        李大勇清嘯一聲,振臂而起,一刀刺出,直取葉凡的胸膛。

        雷霆一擊。

        他這一著以上凌下,占盡先機,受傷的葉凡全身都似已在他刀風籠罩下,非但無法變招,連閃避都無法閃避。

        只是葉凡沒有閃避。

        見到葉凡呆立不動,李大勇微微皺眉,不知道葉凡什么意思。

        難道無力反抗了?

        只是他也不多想,一沉手腕,刀影散去,距離拉近。

        一刀直刺葉凡心臟。

        毒蛇吐信。

        簡單,卻直接。

        只是葉凡根本沒有對戰,也沒有挪移后撤躲避。

        他忽地一把抓起沙發上的李末末擋在身前。

        咽喉正對李大勇的斷刀。

        “撲!”

        看到女兒俏臉,李大勇臉色巨變,來不及收刀,只能手腕一偏。

        “撲!”

        一聲悶響,斷刀刺破外衣,刺穿李末末的肌膚。

        女兒受傷,李大勇動作一僵。

        “撲!”

        就在這時,葉凡手里的匕首,也是一招毒蛇吐信,刺入了李大勇的心臟。

        突然間,所有的動作全都停頓,連風都似乎死去。

        眨眼間,這一戰已結束。

        凌千水俏臉都變了,目瞪口呆看著兩人。

        “怎么可能?

        這怎么可能?”

        她無法相信,強弩之末的葉凡再度翻盤。

        只是血淋淋的現實擺在面前。

        “嗖”鮮血,流淌了下來。

        李大勇連劇痛都沒有感覺到,只覺得胸膛上一陣寒冷,全身力氣渙散。

        然后他整個人就搖晃著倒在地上。

        李末末身上又多了一點點血花。

        鮮艷如瑪瑙。

        看到李大勇真的倒下了,凌千水反應了過來,全身冰涼,隨后一把關掉鏡頭消失。

        葉凡沒有理會她,他知道,只要自己還活著,凌千水就不敢先殺了唐琪琪。

        他把李末末放回沙發上,俯身安靜地看著李大勇:“勇叔,對不起。”

        拿李末末做擋箭牌,葉凡心里愧疚,只是他體力不支,只能出此下策。

        李大勇感覺身體有點發冷:“這不怪你,是勇叔對不起你。”

        “我本該保護你,結果卻捅你一刀,還要殺你。”

        他苦笑一聲:“你怎么反擊我都不為過。”

        葉凡忙出聲一句:“別掙扎,傷口距離心臟只有半厘米,你一用力,就會裂開導致死亡。”

        他終究還是沒有下殺手,對于李大勇,他還是有一種特別感情。

        李大勇左手捂著心臟苦笑一聲:“你要把我交給葉堂?”

        “我下不了手,也無法對你審判。”

        葉凡沒有掩飾自己想法:“還是讓墨叔處理吧,你放心,我會盡力保你一命。”

        “謝謝你葉凡。”

        李大勇目光忽然變得平靜:“你始終沒有讓我失望,倒是我這樣子讓你失望了。”

        葉凡嘴角牽動不已:“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的。”

        “沒苦衷,是我承受不住窮苦,是我受不住花花世界誘惑。”

        李大勇打斷葉凡的話,隨后話鋒一轉:“如果可以,幫我照顧末末。”

        “我不止一次想過你做我女婿,可造化弄人,沒想到弄成現在這個局面。”

        “我不會接受審判的,不是我不屑,而是我無地自容。”

        “我無顏面對你,面對末末,面對你爹媽。”

        “我也對不起葉堂”“就此了斷,是我最好的歸宿。”

        李大勇笑容恬淡,隨后反手一刀。

        又快又狠!葉凡下意識吼道:“勇叔!”

        他伸手一抓卻已經太遲。

        斷刀捅入了心臟。

        一大股鮮血迸射出來,神仙難救。

        李大勇身軀一挺,生機漸漸熄滅:“葉堂沒有對我不公,是我二十幾年前疏忽大意,丟了一個不該丟的孩子,又去偷了一個孩子代替”“我對不起葉堂,對不起葉門主”


  (http://www.egoekw.icu/book/27599/113910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ekw.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真人捕鱼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