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修真四萬年 > 第七百一十章 一世梟雄

第七百一十章 一世梟雄


  白星河十一二歲就到了星盜船上,這時候的他再怎么天縱奇才,當然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只能充當最底層的水手。

  或許諸天神魔真的在冥冥中庇佑著他,他延續了蜘蛛巢星深處的運氣,在一次次九死一生的廝殺中幸存下來,積累了豐富的作戰經驗,越來越強。

  到十四歲時,他就覺醒了靈根,成為修真者。

  此后的經歷,就如洪水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他先是在戰場上,奮不顧身的救了那個當初買下他,把他推入蜘蛛巢星地底深淵的星盜團首領,博取了對方的信任,逐漸成為首領的左膀右臂。

  隨后又勾結另一個更大的星盜團,在一次完美的里應外合,黑吃黑中,將這位首領徹底埋葬。

  但他卻沒有趁機接收這個小型星盜團,而是帶著整個星盜團都投奔了那個更大的星盜團。

  數年之后,這個更大的星盜團首領,卻是離奇“暴斃”。

  更加離奇的是,剛剛入伙沒幾年,毫無資歷和人望的白星河,卻被指認為這個星盜團的新首領。

  所有人一致擁護這個決定,除了幾十個一夜之間被割斷了喉嚨的死人。

  之后幾十年,就是一連串的陰謀,背叛,殺戮,結盟和毀盟,

  白星河這個昔日在星海風暴中幸存下來的小孤兒,蜘蛛巢星地底深淵中苦苦掙扎的探寶者,一步步掌控了一艘又一艘的星艦,乃至晶鎧煉制中心,乃至船塢。

  最終,他統帥的“深淵星盜團”,成為蜘蛛巢星最強大的星盜團,而他也掌控了數量最多的船塢和晶鎧煉制中心,成為名副其實的“星盜之王”!

  在他崛起的那幾十年里,整個蜘蛛巢星最窮兇極惡的星盜都聞風喪膽,無數個星盜團的毀滅。似乎都和他有關,只不過每一次行動都干凈利落,絕無半點蛛絲馬跡,令當時的黑暗秩序守護者都無可奈何。

  而當他成為星盜之王后。卻是搖身一變,變成了黑暗秩序最忠實的捍衛者,開始處處講起“規矩”來。

  他到處搜集各個星盜團的把柄,將這些星盜團干下黑吃黑之類勾當的證據,都在九龍會上公諸于眾。以九龍會的名義,正大光明對這些星盜團進行打擊,自然就名正言順地接收了這些星盜團殘留下來的物資和人手,勢力進一步膨脹。

  如此一來,白星河的實力固然越來越強,而星盜礙于他的**威,竟然也變得戰戰兢兢,安分守己。

  說最近幾十年是蜘蛛巢星上千年來秩序最良好,治安最穩定的黃金時代,都不為過。

  有了這么多的船塢和晶鎧煉制中心。最近幾十年白星河的深淵星盜團已經很少出去打劫,只要坐地分肥,從別的星盜團身上吸血就好。

  這就是處在食物鏈頂端的好處。

  “連風雨重這條老狐貍,都深深忌憚白星河,看來真是不好對付的人物。”

  李耀沉吟著,想要撓撓頭發,卻是撓到了堅固的頭盔,這才想起來,這一個月來,自己一直穿著玄骨戰鎧。除了補充靈能的時候,從未脫下來過。

  除了這些信息之外,風雨重還記錄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傳聞。

  那就是關于白星河崛起的秘密。

  即便在蜘蛛巢星這樣只看重能力,不注重出身的地方。白星河能夠從白老鼠一樣的探寶者,在一百多年里一躍成為最強大的星盜之王,亦是一個傳奇。

  很多人事后分析白星河崛起的秘密,發現他總是能在最關鍵的時候,拿出數量眾多,威力強大的法寶。

  漸漸的。不知從何傳來的消息,就有人懷疑,白星河手上掌握著一枚“蜘蛛密匙”。

  蜘蛛巢星的地底,是一座錯綜復雜,如迷宮般深入地心的地下戰堡,這樣一座戰堡,當然會有一個控制中心,而且肯定擁有地圖,以及開啟所有機關的密匙。

  以往千年,都沒有一名星盜能找到控制中心和密匙。

  不少星盜懷疑,白星河在早年潛入地底探寶之時,曾仗著自己身形小巧,骨骼精奇,鉆進過某些暗道,無意間發現了控制整個蜘蛛巢星地底戰堡的中樞,得到了詳細的地圖,以及開啟地下戰堡的密匙!

  如此一來,隱藏在地底,萬年前星海帝國的武庫、法寶和神通,自然全都歸他所有!

  有了如此龐大的資源,再加上白星河本人都是不世出的奇才,自然能在蜘蛛巢星上稱王稱霸了!

  這個流言一旦傳出,自然令所有星盜都眼紅不已,明搶暗偷,甚至有七個星盜團聯合起來想要消滅深淵星盜團,搶奪蜘蛛密匙。

  結果,卻是被白星河以雷霆之勢,一舉消滅,反過來吞噬了這七個星盜團!

  后來就有傳聞,所謂蜘蛛密匙都是假的,是白星河的對頭放出來的假消息,就是為了讓大家都對白星河產生覬覦之心。

  還有更可怕的傳聞,蜘蛛密匙的確是假的,不過卻是白星河自己釋放出來的假消息,目的是為了引誘別的星盜團去攻擊他,而他正好名正言順地反擊,既不違反蜘蛛巢星的黑暗法則,又能順理成章地吞噬一個又一個星盜團,膨脹自己的勢力。

  從這七個星盜團一起被白星河殲滅以來,就再沒有星盜團敢去招惹白星河。

  而白星河這個星盜之王,也有一種古怪的幽默感。

  他居然真的煉制了一枚既像是蜘蛛,又像是鑰匙的巨大吊墜,正大光明地掛在脖子上,無論走到哪里,都在胸前搖搖晃晃。

  卻是沒有一名星盜,敢去問他——這究竟是不是能控制整個蜘蛛巢星地下戰堡,無數法寶、神通和武庫的蜘蛛密匙!

  “星盜當到這個份上,也算是值了!”

  李耀關閉晶腦,暗暗嘆息一聲。

  自己這次蜘蛛巢星之行,既要面對風雨重這條沖上元嬰期的老狐貍,還要面對白星河這種梟雄人物。

  如果幽冥刃所言不虛,那么真正的黑王,至少也是元嬰級數的人物。

  三個元嬰,還沒算上長生殿其余高手。諸如“蓮王”之類的絕強存在。

  一瞬間,李耀有種打道回府的沖動。

  “這次蜘蛛巢星之行,和鐵原星不同,要換一種行事風格。悄無聲息地潛入進去,以調查為主,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要動手,要低調。低調,再低調!否則,惹上三個元嬰,可不是好玩的!”

  李耀撓著晶鎧的鐵腦殼,沉吟道,“這艘運輸艦在星海中長途跋涉了一個多月,穿越了好幾次碎石星帶,有不少地方都破損了,等抵達蜘蛛巢星之后,一定會進入某一處船塢去檢修。到時候我就能神不知鬼不覺溜出去,混入到最底層,也就是等待雇傭的‘星盜預備役’里面。

  “只不過,之后又該怎么接近蜘蛛巢星的核心呢?”

  正在苦苦思索之時,整條管道迷宮都微微顫動起來。

  李耀一愣,貼著管壁,將聲波接收符陣的靈敏度放大到了極限,只聽冷卻管道的四面八方,全都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呼嘯聲!

  “不好!”

  李耀的瞳孔驟然收縮,“又來了!”

  運輸艦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意外情況。正在蛇形前進,時不時還做出一些瘋狂至極的閃避動作。

  這種狀態下,所有動力符陣都被激發到了極限,自然。冷卻管道中的熱流噴發,也變得毫無規律,雜亂無章!

  “轟!”

  一瞬間,李耀就被兩千多度,帶著極強腐蝕性的熱氣沖擊,狠狠沖飛出去!

  玄骨戰鎧的晶腦發出了刺耳的蜂鳴。胸甲上用黑角戰鎧材料勉強修復的破損處,無窮火焰滲透進來,像是又在他胸口,狠狠砍了一刀!

  “要命了!”

  李耀奪路狂奔,感知擴張到了極限,向整座管道迷宮覆蓋過去,尋找棲身之所。

  只可惜,這一次的動力符陣運轉,比三天前遭遇星海風暴那一次都要猛烈,整座冷卻管道內,竟然沒有一截管道的溫度能夠讓他勉強蟄伏。

  “怎么會這樣?難道又遭遇了星海風暴?”

  “不可能啊!這里已經進入了蜘蛛星域,又是在星盜最熟悉的航道上,不太可能這么倒霉,遭遇這么大規模的星海風暴吧?”

  玄骨戰鎧的警報聲越來越響,李耀燒紅了眼,發現無路可退之后,一咬牙,抬手轟爆了一截冷卻管道,鉆了出去!

  這里是動力艙旁邊的檢修室,空無一人。

  不過四周艙壁上,都綻放著危險的紅芒。

  上方角落里的傳音符陣,還傳來急促的警報聲。

  外面的甬道上,傳來了一陣陣驚慌失措的腳步聲。

  李耀在選擇潛伏星艦時,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對他找到的幾艘星盜船精挑細選,最后選擇了一艘看起來比較破舊的。

  按照幽冥刃的晶腦顯示,如果一切都按計劃進行,這艘星艦上應該沒有什么長生殿的重要人物,只是運送一些無足輕重的物資和底層修仙者而已。

  星途漫漫,李耀可不愿意和“黑王”之類的危險人物在同一艘星艦上待一個月。

  即便如此,還是要絕對小心。

  李耀左右一打量,收回了玄骨戰鎧,從檢修室的柜子里,取出了一套備用檢修服穿上。

  此時,運輸艦的震蕩越來越強烈,就像是置身于驚濤駭浪中的一葉孤舟,還是破了個大窟窿的孤舟。

  有好幾次,李耀的腦袋都差點扎進天花板里。

  把耳朵貼住艙門,仔細聆聽了好一陣子,確定外面只有一道腳步聲時,李耀猛地開門。

  “怎,怎么回事?”

  李耀裝作驚慌失措,結結巴巴問。

  甬道上果然只有一名星盜,還沒來得及穿上晶鎧,一張臉嚇得比死人還白,尖叫道:“白,白老大殺過來啦!”(未完待續。)




  (http://www.egoekw.icu/book/78/5010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ekw.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真人捕鱼伯爵 福建快三手机APP 大发快三走势怎么看 曼雅配资 甘肃11选五投注技巧 广东快乐10分app下载 广东好彩一号码走势图 北京pk10 今天排列五精准一注 保变电气股票股吧 浙江11选5分布走势图 牛 财云配资 河北11选5专家预测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内蒙古赤峰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