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修真四萬年 > 第1078章 風暴的破綻!(第四更!)

第1078章 風暴的破綻!(第四更!)


  “滴滴滴!”

  后面的航道上,好幾臺飛梭車都被過春風的急剎車弄得措手不及,用擴音符陣朝他抗議,甚至有人飛到他身邊,搖下車窗破口大罵。

  過小河被甩得高高飛起,又被安全帶拽回了座椅,剛才吃的雞蛋餅都泛了上來,捂著胸口道:“爸,你怎么了!”

  過春風的表情無無比糾結,死死盯著“超強風暴”四個字,惡狠狠的目光,仿佛要把光幕撕成碎片。

  深吸了一口氣,他猛地一拽方向舵,買菜車直接下墜,仿佛秤砣般落下數百米,砸到了離地半米的地方!

  過小河快被老爹的驚人舉動嚇壞了,大腦一片空白,都忘記思索一向四平八穩的父親,如何會有這么超卓的車技!

  “下車吧。”

  過春風輕聲道,“打個車去找你媽,回家好好休息,這兩天我不回來了,你們自己注意安全,如果你媽愿意的話,讓她帶你去外公老家住幾天。”

  “什!么!”

  過小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用力揪著頭發,“你,你,你有病啊,你老婆要和你離婚,你不知道?”

  “我知道。”

  過春風閉上眼睛,喃喃道,“可是,有一團極度危險的超強風暴正在朝天都市襲來,如果……被他發展到天都市的話,或許有很多人會死,很多很多人。”

  “你放什么屁!”

  過小河真的氣瘋了,眼淚很不爭氣地掉了下來,哭喊道,“天都市歷史上,哪里發生過什么可怕的大風暴了?就算真的發生了,你一個小小的研究員。回去氣象所又頂什么用?現在最需要你的,是你的老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過春風沉默片刻,“啪”一聲,打開了車門。又遞給女兒一張金靈通卡。

  過小河目瞪口呆,看著父親的眼神,逐漸從憤怒的淡紅色變成了絕望的死灰色,她狠狠打掉了父親手里的卡,頭也不回地跳下了買菜車。

  “等等!”

  過春風終于忍不住,從車窗里探出半個油膩膩的腦袋,浮腫的眼泡中流露出了錯綜復雜的情緒,沉聲道,“照顧好你媽。自己也不要做什么傻事,或許……有朝一日,你會知道的。”

  過小河咬牙切齒:“知道什么?”

  過春風道:“知道為什么天都市從未發生過大風暴。”

  過小河愣住,下意識反問:“為什么?”

  過春風一字一頓道:“因為,他們在成形之前,都被我打爆了。”

  過小河瞠目結舌,死死盯著父親看了幾秒鐘,忽然比劃了一個十分粗鄙的手勢。狠狠道:“你去死吧!”

  臉上文著聯邦戰徽的冷酷少女,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消失在街角。

  看著女兒消失的背影,過春風嘆了口氣,在光幕左下角鍵入了一道隱秘的靈符,貌不驚人的買菜車,頓時發出了低沉的野獸咆哮之聲。

  “篤!篤!篤!”

  就在這時,有人敲他的車窗。

  是一名渾身閃閃發亮的交警。

  “您好。這里不允許臨時停車,請關閉動力符陣,出示您的行駛證和駕照。”

  過春風:“……”

  “轟!轟!轟!”

  低低的咆哮變成了狂暴的嚎叫,買菜車表面忽然泛出了一層瑰麗的流光,像是長出了幾十支流光溢彩的翅膀。背后的車牌瞬間變成了政府車牌中最高級別的暗金色!

  “唰!”

  買菜車化作一道流光,以比超級飛梭賽車都要快的速度呼嘯而去,在半空中如閃電般精確切入了滾滾車流之間的縫隙,僅僅0.1秒之后,就消失不見!

  只剩下一個目瞪口呆,面部肌肉被狂風吹到了一邊的交警!

  十分鐘后,天都市東郊,聯邦氣象局,雷電研究所。

  表面上看,這是首都郊外隨處可見的清水衙門,灰白色的低矮建筑像是小土包一樣層層疊疊,表面都有些開裂,黑色的防水膠直接暴露在陽光下,都沒有多余的預算來重新修飾,到處都保留著上百年前傻大粗黑的建筑風格,就連看門的老頭兒都顯得萎靡不振,比別處的看門老頭兒矮上半截。

  然而,在貌不驚人的建筑物之下,卻是首都最大的地下戰堡系統之一,此地的主人,正是令妖魔邪祟望而生畏的聯邦情報局——秘劍局!

  “頭兒!”

  過春風愁眉苦臉走進第一處的指揮中心時,數百名神色精悍,氣息強橫的秘劍使同時起身,畢恭畢敬朝他行禮。

  大部分秘劍使都臉色潮紅,手忙腳亂,眼眸深處閃動著一半緊張,一半亢奮。

  有機會和傳說中的“禿鷲李耀”交手,還是經過強化的“血魔版本”,或許是一名天元修士,一輩子最大的榮耀!

  “大貓。”

  過春風打著哈欠,叫了一名胖乎乎的年輕人過來,“三個事,第一呢,幫我送個花籃給東海大學的薛教授,順便從上個月繳獲的妖丹里弄一枚差不離的,一起送過去,表達一下歉意,讓薛教授別往心里去,這事兒就這么算了。”

  年輕人心領神會:“是小河妹子的事兒吧,要透露您的身份嗎?”

  “不用,還是照舊,算你干妹妹吧。”

  “行!”

  年輕人笑嘻嘻道,“干哥哥都當了十七八次,我知道怎么做。”

  “第二個。”

  過春風道,“你嫂子單位那邊,多派點兒人過去,她這幾天心情不太好,別鬧出什么事兒。”

  “明白。”

  大貓敬了個油腔滑調的禮。

  “第三呢……”

  過春風看著滿屋子亢奮至極的秘劍使,皺眉道,“誰發消息說要全局值班的?亂彈琴!”

  “現在,誰都不能確認對方是不是真的李耀,就算是真的,算算時間。他也沒那么容易到天都市的!”

  “你們這么早就和打了雞血一樣活蹦亂跳,早早把精力都透支干凈了,等人家真殺上門來了,怎么地,一邊打盹一邊和人家斗智斗勇啊?”

  “趕緊把全局值班命令撤了,大家該吃吃。該睡睡,該下班回家陪老婆孩子就準時滾蛋回家!”

  “還在班上的,也別繃著,不就一個禿鷲李耀嗎,三頭六臂啊?化神老怪啊?至于這么手忙腳亂的嘛!”

  “去,大貓,走之前去看看食堂今天吃什么,多加幾個好菜,珍藏的那些千年龍髓萬年靈芝。該紅燒紅燒,該汆湯汆湯,食欲就是戰斗力,這時候不吃什么時候吃?”

  大貓眼前一亮,搓著手道:“真的嗎,頭兒,那幾只‘紫炎冰極熊掌’,弟兄們饞了大半年了。局長一直不讓動。”

  過春風笑道:“先想辦法弄出來,回頭我再去找局長批條子。真能把這團超強風暴‘禿鷲’給滅了,吃老頭子幾個熊掌算什么!”

  “得嘞!”

  大貓留著口水離去,其余秘劍使也在過春風的安排下,該休息休息,該正常工作就工作。

  “禿鷲李耀”出現造成的緊張氣氛,瞬間被過春風化解了一大半。

  剛才還烏煙瘴氣的指揮中心。一下子清爽了不少。

  “蚊子,說吧,什么情況。”

  過春風泡了一壺濃茶,不慌不忙呷了一口,這才坐到指揮中心角落里。一張臟不拉幾的小軟凳上。

  這是他幾十年的習慣,放著指揮中心正中央的處長寶座不坐,偏偏喜歡蜷縮在角落里,一邊打盹一邊思考。

  名叫蚊子的,是一名身材嬌小玲瓏的年輕女修,她的手腳很細很長,真像是一只輕盈的蚊子一樣。

  蚊子用無比崇拜的目光看著過春風,激動道:“頭兒,你可真神了,我們按照你說的,灑下大量人手去嚴密排查巨刃關以南幾座城鎮的治安案件,真的有重大發現!”

  “頭兒,您怎么知道目標會在這些城鎮犯案呢?”

  過春風眼皮都不抬,對這個毫無難度的問題沒什么興趣,輕描淡寫道:“很簡單,目標沒有合法身份,在人口稠密的內陸就是寸步難行,如果真是禿鷲李耀的話,以他的行事風格,肯定會想辦法偽裝身份,進行滲透的。”

  “要偽裝身份,就要對身份證下手,從邊境城市的治安案件入手,一定會有發現的。”

  蚊子用力點頭:“沒錯,我們的發現,就是從一起普通的斗毆案件開始。”

  “兩天前,北寧市一家快餐廳里發生了一起斗毆,起因是兩個人爭廁所的馬桶,先來的在隔間里蹲了大半個鐘頭都沒出來,后來的急了,就砸門,結果發現里面的人在呼呼大睡,三言兩語就打了起來。”

  “斗毆本身不奇怪,奇怪的是,先進去的那個,在筆錄中說,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坐在馬桶上就睡著了!”

  “我們查了他的記錄,此人之前夜生活很正常,并沒有長期熬夜,精力不濟的可能,莫名其妙坐在馬桶上睡了一個多鐘頭,自然大有蹊蹺!”

  過春風道:“此人不是修真者?是毫無背景的普通人?”

  蚊子道:“沒錯。”

  過春風淡淡道:“那就要查查此人的手腕晶腦使用記錄了,極有可能是目標將他騙到廁所去弄暈,用他的隨身晶腦來搜集情報。”

  -----

  有朋友說,李耀是不是變傻了,這種情況,只要找飛星人解釋清楚就好了啊!

  很好,大家看書很認真,老牛部分同意這個觀點,但有三個問題。

  去哪找?

  怎么去?

  找到之后呢?

  第一,李耀孤立無援,沒有合法身份,又不是網絡專家,怎么在短短數日之內,迅速定位到有影響力的飛星人?

  老牛不能讓李耀憑空點出“超級黑客”的技能,去鎖定某個飛星人的坐標,是不是?

  第二,就算定位了,怎么找過去?

  不能飛,會被打下來,靠雙腳走?走到猴年馬月!還是要偽裝身份,搭乘交通工具啊!

  第三,找到之后,怎么瞬間讓人家信任,而不被人家捆起來交給秘劍局?畢竟李耀有可能是“血魔”啊!

  找丁鈴鐺和莫玄教授,也是一樣的道理,想法不錯,技術上有難度。

  所以,李耀的策略是,潛入首都,當著丁鈴鐺、飛星人、聯邦大佬,數千家媒體的面,搞個大新聞。

  如此一來,所有人一鍋端,都介入這件事,萬眾矚目,就不怕一小撮壞人搞鬼了。

  老牛覺得,這是目前情況下,一個比較可行的策略,當然也歡迎大家一起來集思廣益,有沒有別的辦法破局,有什么想法都可以發到起點書評區里,老牛隨時和大家一起交流!(未完待續。)




  (http://www.egoekw.icu/book/78/50144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ekw.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真人捕鱼伯爵 河南省体彩11选5 福建快三是不是全省销售 快乐十二中奖规则奖金 25选5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 配资公司配资不亏吗 宁夏11选五直选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第320期开奖号码 甘肃泳坛夺金推荐号 浪潮信息股票行情 江西快三平台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记录 福建22选5兑奖规则 河内五分彩平台app 杠杆原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