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墨景深季暖小說名字 > 第1075章:南有風鈴,北有衡木(338)

第1075章:南有風鈴,北有衡木(338)


厲南衡直接抬手將她的腦袋推了開,讓她重新靠在座椅上。

        然而只推開了幾分鐘,封凌很固執的在睡夢中不舒服的皺了皺眉,忽然伸出手來用力抱住他的手臂,再度將頭枕了下來,這回干脆手都纏在他身上,直到靠著他找到了舒服的姿勢,皺起的眉毛才緩緩放開。

        小許在旁邊看熱鬧似的沒吭聲,然后他看見了一直冷著臉的厲老大因為被封凌這主動抱著手臂的動作給惹到面色上寫滿了煩躁。

        -------

        抵達海城,時間是國內的凌晨四點。

        小許一語中地,封凌的確還沒有醒,估計也是這紅酒的度數不算低,她喝了那么多,沒有耍酒瘋已經很不錯了,只是全程一直在睡,落地了也沒醒。

        小許主動要求說背她下飛機,當然這個機會沒能輪得到他。

        頭等艙可以先下飛機,不必像后邊那么擁擠,厲南衡率抱起封凌直接走了出去,這一幕看得空乘人員在旁邊忍不住直捂嘴巴。

        媽也!全程被枕著肩,后來甚至連動都沒有動過一下,就讓她這樣靠著睡,現在又抱著人下飛機,好Man啊啊啊!

        小許卻在后邊勉強的拖起三個人的行李箱,苦哈哈的跟著走。

        厲老大懷里抱著一個人卻仍然腳下生風,小許的三個行李箱卻是重的要命。

        走出機場到達大廳,已經有墨氏集團和XI基地在國內的分派人員在那里等著。

        厲南衡看了眼表,說:“先去酒店。”

        一群穿著西裝卻剔著板寸,精神抖擻的年輕人齊聲喝道:“是!”

        小許將行李遞給他們,然后跟著上了車,見厲南衡坐到了后排,同時將封凌放到了他身邊的位置靠穩,頓時咧嘴問了句:“老大,你這一招仍然很高啊。”

        厲南衡反問他:“怎么?”

        “你明知道封凌接觸過的男人很少,以前在基地里的那幫人大家一起成長,混的太熟了,而且他們都知道封凌是你放在心上的人,沒人敢對她動什么歪心思,可如果她一個人來了海城之后可就不一定了,墨先生身邊那么多保鏢,有很多都是比她更厲害的,還有不少是XI基地安排過來的,反正看起來像模像樣的男人不會少,尤其剛才那幾位,有不少人都是墨先生的心腹,你這是怕封凌在海城被別人給拐走了,所以直接這樣抱著人下飛機,反正她喝多了也不知道反抗,這樣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封凌跟老大你的關系不一般……也就沒有人敢對她動什么心思,是吧?”

        小許越說嘴咧的越開,為自己越來越能看得懂厲老大的心思而自鳴得意。

        前面正在開車的小伙子這時忽然說了一句:“厲先生請放心,您的人,我們絕對不敢泡!”

        厲南衡瞥了一眼正在開車的家伙,不咸不淡的拋下一句:“專心開車,哪那么多廢話,這人是墨景深跟老子那里求來的,你們得供著,而不是泡。”

        開車的小伙子更是非常嚴肅的說:“是!我們一定供著!”

        小許咳了一聲:“不帶這么嚴肅的啊!就封凌這種脾氣,要是真的一直被供著,估計她自己就先跑了,這在國內又不像美國,她要是真的跑了,估計老大你又該找不到人了。”

        厲南衡還沒說話,開車的小伙子忽然又特別嚴肅的來了一句:“報告厲先生,墨氏集團的待遇很好,伙食也不錯,三餐均衡,墨太太很和善,絕對不會欺負她,封小姐在海城一定會工作順心生活幸福,不會有什么想跑的心思,把人交到我們這里,您放一百二十個心!”

        “……”

        厲南衡冷斥:“季暖那點本事,就算是想欺負恐怕也欺負不過她。”

        車內,前一刻還因為他臉色陰沉而有些嚴肅的氣氛剎時間被打破,開車的小伙子跟小許笑著聊了一陣,該開車還是繼續開車。

        直到將近凌晨五點的時間,到達海城市中心的一家七星級酒店,厲南衡直接將仍然滿身酒意還沒醒的封凌抱下了車,一路無視酒店里各個睜著好奇的雙眼的工作人員,抱著人進了電梯,一路走進早已經安排好的房間。

        小許本來是跟著過來想要將行李給送進去,但是跟著出了電梯后,轉眼看見厲老大抱著懷里的女人直奔房間而去時的背影,腦子這才清醒了過來,趕緊又拖著行李箱回了電梯里去了下邊的一層,沒敢再跟。

        厲南衡抱著封凌進了房間,抽不出手去插卡開燈,直接抬腳將門踹上,將人抱到了里面的床上放下。

        燈光雖然未開,但這里是海城繁華的市中心區域,窗外燈火霓虹,隱約可以看得見人的輪廓。

        將人放下,厲南衡轉身去開了燈,室內的燈光亮起的一剎那,回眸就看見躺在床上睡的一副不省人世狀態的封凌。

        明知道自己酒量差還能將一整瓶都喝了,果然是不想跟他在飛機上共處那么久,寧愿用這種方式來睡覺。

        如果真的沒有感情,真的坦然,又何必要用這種方式去逃避。

        想起九個月前,兩人傷痕累累的在叢林里得以脫身時,她面對著他,口口聲聲的那幾句沒有愛過,都讓厲南衡全身瞬間又長滿了倒刺。

        現在這女人就躺在他面前。

        甚至難得的毫無反抗能力。

        他是真的想,將手放到她的脖子上,活活掐死她。

        封凌穿的是運動服,拉鏈被她拉到了很上面的地方,現在躺在床上,拉鏈上邊的位置正好卡在她的脖子下邊,看起來應該是不太舒服。

        厲南衡站在床邊冷眼看了她一會兒,俯下身去幫她將拉鏈向下拉了拉,同時瞥見了她里面穿著的小T恤衫,雖然沒有任何暴露,但是這樣的角度,還是能看見在她衣服下邊隆起的弧度。

        她離開XI基地這三年的時光,沒有再纏過裹胸布,這最后發育的時間里倒是發育的越來越好,躺著都擋不住胸前的風光。

        以她現在這樣的身材,就算是再纏上幾百層裹胸布都不見得能遮得住這種輪廓和弧度。


  (http://www.egoekw.icu/book/83/397162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ekw.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真人捕鱼伯爵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深圳福彩双色球开奖时间 四川福彩快乐12遗漏表 长百集团股票行情 海富通股票 七星彩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甘肃今天快三开奖结果 海南环岛赛2019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查询 河南481对应奖金 9月3日股票推荐 河北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3d试机号近100期开奖号 北京快中彩开奖助手 彩票ap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