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墨景深季暖小說名字 > 第648章:他是瘋了,他一定是瘋了!

第648章:他是瘋了,他一定是瘋了!


季暖幾乎哭出聲的同時,盛易寒被她這副脆弱的外表迷惑了一瞬,一時間沒注意到季暖趁他不注意而曲起的腿。

        直到下身驟然被她用膝蓋狠狠的一撞,盛易寒陡地痛到悶哼了一聲,僵在了她身上。

        季暖淚眼婆娑中看著身上臉色一下子白了些許的男人,拼盡全力的將他推開,在盛易寒忍著痛伸手要將她抓回床上時,再度翻滾到床邊,踉蹌著撲到地上,再又慢慢的一點一點的站起身,趁著他痛到暫時沒法這么快起來,盡量以著盡快的速度移到了門邊。

        可是到了門邊,季暖的手慌亂的在門里的鎖上用力的扯動,卻發現這門是真的被人在外面給鎖上了!

        在外邊鎖上?

        她強行鎮定下來的心情稍稍恢復了幾分理智。

        剛才盛易寒身上的熱度也非同尋常,這門又是在外面被鎖,說明她是在他全然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送了進來。

        他也被下了藥。

        即使這道門打不開,季暖的手也一下子就從門鎖上放了開,僵僵的靠在門上,連拍門求救的動作都沒有。

        床上的男人緩緩坐起身,回過頭看向正靠在門上滿臉緋紅又震驚的女人,看了兩眼后,啞聲低笑,嗓音沙啞道:“我說過,門被人在外面鎖上了,你不信。”

        季暖聽見他的聲音,本能的一抖,猛地轉過眼看向他:“是季夢然?”

        “了解我對你的心思,又想借著我的手來毀掉你的人,除了她,也絕不會再有第二個人。”盛易寒邊說,邊慢慢的下了床,眼中仍然是幾乎能將她吞噬的谷欠望,一步一步向她的方向走了過去:“這道門現在就算是能開也不能開,你該猜得到,這門外隨時可能會有她叫來的記者和媒體人,一旦被拍到你和我在同一個房間里,還都衣衫不整,臉色都紅的旖旎,墨景深的頭上,都會被扣下一頂天大的綠帽子。”

        季暖眼見著他向自己走近,整個人死死的靠在門上,心間卻是一瞬間就仿佛空了一大塊。

        墨景深才剛在媒體前說她始終是墨太太,這則新聞的熱度仍然居高不下,幾乎所有看過新聞的人都在說墨總派發的狗糧太過好吃,對身為墨太太的季暖羨慕嫉妒恨的人太多太多。

        如果在這種時候,被人拍到她這種狀態的從一個男人的房間里出來。

        那怕是就連墨景深也救不了她,甚至還會將他拖下水。

        就在季暖的手死死的握成拳時,盛易寒已經走了過來,呼吸到男人身上的味道,季暖又是一抖:“你也只是被下藥了是不是?你在清醒的狀態下絕對不會做出這么糊涂的事情,難道你甘愿被季夢然那種人利用?”

        他輕笑,直接俯下身來,手撐在她背后的門板上,低眸欺近的看著她緋紅的又充滿防備的小臉:“我當然不可能會任她利用,可偏偏被送到我床上的女人是你,那我就只能接受她這番‘好意’了。”

        季暖因為他說話時向自己靠近而抬起手抵在他身前,腦海中交織的一陣陣恍惚的神識,幾乎都快要讓她失控到要將眼前曾經帶給她無數噩夢的男人抱住,那種想要撕開自己身上衣服的沖動讓她的心更是墜到谷底。

        她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強行保持著理智,手下用力的又推了他一把。

        然而不僅沒推動,盛易寒更是干脆直接將剛撐在她背后門板上的手臂轉而摟住她的腰,將她整個人往他懷里一收,同時俯下首來就在她脖子上吻了下來,季暖渾身的汗毛和雞皮疙瘩全都起來了,不停的抗拒,卻被他死死按在懷里。

        “季暖。”盛易寒牢牢抱著她,聲音就在她的頸間,沙啞而幾近沉醉癡迷道:“你是我多年來的愛而不得,得不到你的心也就算了,將季家本該屬于你的一切拿走,起碼你還會一直記恨著我,起碼你心里還能有我的一寸之地,起碼無論過了多少年,你都不會忘記我。”

        “你這個瘋子!放開我!”

        “可你現在就在我面前,就算是沒有這種藥,你這副樣子躺在我的床上,我都不可能會放你走,更何況是現在這種情況,我又怎么可能會放過你?”盛易寒的聲音寸寸的沙啞,啞到讓她心慌,滾燙的手卻仍然緊摟著她的腰:“既然是互相拖下水,哪怕是過了今夜之后……毀了你的同時,也同于毀了我……我也不后悔……”

        “盛易寒,你清醒點!”季暖覺得他是瘋了,他一定是瘋了!

        然而男人卻是在這時貼上她的耳朵,口中噴出的灼熱的熱氣都進了她的耳窩里:“我很清醒,季暖,我太清醒的知道這些年你究竟是怎樣變成一個可怕的夢靨,一直存在我的夢里,讓我除了在夢里對你上下其手之外,對其他女人一概只覺得惡心,既然現在真實的你就在我面前,我豈有不享受的道理?”

        盛易寒的話仿佛多深情,季暖卻是越聽渾身顫抖的越厲害,她什么時候成了他的夢靨?

        明明他才是她曾經多年前最大的噩夢!

        一聽說自己竟然在他的夢里被他上下其手過,她更是覺得惡心又可怕,抬起腿要故技重施的向他下身攻去,這一次盛易寒有了防備,一手按住她的腿,另一手直接探進她已經被扯開拉鏈的后背,在她光潔白皙的背上剛撫過的一瞬,季暖渾身都要炸了似的驟然顫著聲音尖叫出聲:“不要碰我——”

        大概是季暖的聲音太凄歷太尖銳,盛易寒的手頓了一下,季暖趁著他停頓的這么一下正要將人揮開,結果脖子上忽然一陣痛,盛易寒居然忽然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季暖強忍著痛,但是恰好是這種痛,才能讓她保持更高一度的清醒,眼神猛地向四周的方向看了看,瞥見距離窗邊不遠處的桌架上,擺放著一個透明的水晶煙灰缸。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根據記憶中封凌曾經教過她的人體各個穴位和吃痛的點,抬起并沒有穿鞋子的腳,用腳跟狠狠的在他小腿骨正中間的位置上踹了下去。


  (http://www.egoekw.icu/book/83/3971674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ekw.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真人捕鱼伯爵 体彩甘肃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排列五走势图最近30期 快乐10分助手下载 江西多乐彩走势 龙江风采p62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复式计算表 内蒙古快三最大遗漏号 安卓股票分析软件app 全国开奖公告结果 升华拜克股票行情 后二组选包胆怎么倍投 贵州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内蒙古11选5每天几点开始 炒股老头图片 甘肃快三-18113 下载江西十一选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