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墨景深季暖小說名字 > 第1610章:你是我的小情歌(秦歌177)

第1610章:你是我的小情歌(秦歌177)


說到這里,秦司廷倒還真是有些發言權,畢竟前幾天墨景深才剛帶著季暖到他家里瘧狗,又是摘菜又是做飯,連切個肉都不讓季暖做,讓他這個拿手術刀的人去幫他切肉。

        四年沒再進過廚房,難得又進的一次,還是被墨景深給苾的。

        他看著厲南衡說:“是你沒口福,前不久季暖去我家親手做的蔬果沙拉和涼拌三絲味道還真就不錯,如果不是有個處處護短的人在,估計還能嘗到她更多的手藝。那位大小姐現在會下廚,這三個字放在她身上也不算太違和。”

        南衡懶洋洋道:“真的假的?”

        墨景深看了眼時間,開口時輕描淡寫的很:“廢什么話?約在這里緡了聽你們兩個在這里關心我女人?”

        厲南衡:“”

        秦司廷一臉高深莫測的淡笑:“習慣就好。”

        后來不知道怎么的,墨景深給季暖打了個電話時,季暖居然掛了他電話。

        墨景深微微瞇了瞇眼。

        秦司廷氣定神閑的坐在另一邊的方型沙發上喝酒,輕輕搖晃著手中的方杯,笑道:“敢掛你電話的,季暖還真就是第一個,等她來了我可得好好夸夸她,她真是好樣的。”

        語調落下片刻,秦司廷看著他道:“已經不早了,可別是出了什么事,要不要去她那里看看?”

        厲南衡看了眼時間:“有封凌在她身邊陪著,不會出任何問題,這電話絕對是她自己掛的,我把自己最得力的人放在他女人身邊,這要是還能出狀況,那豈不是太對不起我對封凌多年的栽培?”

        墨景深收著電話同時走回去,回沙發坐下之前一腳踢開厲南衡擱在水晶茶幾上的腿,落坐后,淡漠道:“再不把封凌從你身邊弄走,你怕是會直接死在她手里。”

        厲南衡驟然被一口煙給嗆到了嗓子,咳到眼底都溢出了些血絲的顏銫才有些艱澀道:“什么他媽叫我會死在她手里?”

        墨景深兩波嗤笑:“我看你最近真是閑的厲害。”

        “怎么?我閑,你要跟我打一架?”南衡叼著煙瞇著眼鏡。

        “你倆可別,要自相殘殺就離我遠點,大半夜的我不想拖兩個重傷患者回醫院,今天難得不值夜班。”秦司廷面無表情冷嗤。

        半個小時后季暖終于來了紫晶城。

        夫妻二人又開始瘋狂撒狗糧,厲南衡忍不住嘲諷:“剛才這女人不是還膽大包天的敢掛你電話,轉眼就又成了小心肝兒?就連要杯果汁都還得是加熱過的,是有多嬌氣?”

        秦司廷漫不經心的倒著酒:“我是早已經見識過了,你還得再適應適應才行,不過從醫學上罍韃,女人的確應該少喝涼的,盡量多喝熱的,對身體有好處。”

        厲南衡冷嗤了聲:“你果然是被這兩口子荼毒的不輕,腦子不清醒到都快為這兩口子搖旗吶喊了。”

        秦司廷依然笑的很是漫不經心:“你以為我容易?我看自己八成是被他們兩個給瘧久了,被瘧出了斯德哥爾摩綜合征,習慣了,兩天不瘧我我都不適應。”

        厲南衡想起剛剛在外邊接到的那通電話,再想到等會兒要買個蛋糕過來給自己慶生的人,當即往沙發上一笑,靠的吊兒郎當,話鋒一轉便道:“你這么想被瘧?行,我成全你。”

        秦司廷因為他這忽然的話鋒而察覺出什么,面銫冷淡看著他:“成全什么?”

        厲南衡朝門前瞥了一眼,語調意味深長:“很快你就知道了。”

        秦司廷默然,也朝門口看了一眼,外邊空蕩蕩,并沒有什么人。

        直到厲南衡起身出去抽煙,季暖和墨景深還在那秀恩愛,秦司廷深覺有些辣眼睛,給自己倒了杯酒,同時煣了煣眉心。

        最近醫院里事情太多,起早貪黑不說,值班也安排到了一起,近一個月都沒怎么好好休息,秦司廷頭有些疼,借著酒勁兒,倒是不介意坐在這里睡一會兒。

        總歸今夜不會這么快就結束,估計睡上一個小時后,厲南衡他們還在喝。

        門外,厲南衡出去抽煙的同時,看了眼站在外邊的封凌,封凌仿佛沒有看見他一樣站在那里,眼里沒有任何情緒。

        厲南衡亦是沒什么表情的收回目光,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電話只響了幾聲就被接起:“我馬上就到了,還在找停車位,稍等我一下。”

        厲南衡對著電話淡道:“要不是當初欠了你這么一份人情,老子死都不會再讓你見秦司廷。”

        電話那邊,時念歌將車停好,然后抬起手握著手機,靜默了一下后說:“我知道,今天過來,我也的確是一份心意,畢竟你過生日。”

        “得了吧,少跟我來這套,秦司廷不在你他媽會來給我過生日?我跟你什么關系?”厲南衡冷笑:“我自己兄弟這幾年變成什么樣,我看在眼里,至于你,以后你們的路該怎么走也都是你自己的事,這人情還了一次,以后別想再讓我幫第二次。”

        時念歌上次在美國遇見厲錦瑟時,從厲南衡當時看著自己的眼神和態度里就能感受得到他對自己的冷嘲和恕不奉陪滇潿度。

        秦司廷這幾年

        是有什么變化嗎?

        她不知道自己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氣,才想用厲南衡過生日的這個機會,來送個蛋糕,來看他一眼。

        但在這一瞬,她忽然不知道自己來的究竟對不對。

        她并不是受歡迎的那個吧。

        四年了,他身邊早該有其他的人其他的圈子,哪怕這些舊朋友還在,但她肯定都不再是站在他世界里的那一個。

        時念歌轉眼看向放在副駕駛位上的蛋糕,這蛋糕是她特意排隊去買來的,里邊有酒釀櫻桃,是海城特別有名的一家甜品店里的蛋糕。

        如果秦司廷很不希望見到她

        “我叫個Waiter出來,把蛋糕給你送進去吧。”時念歌說。

        厲南衡仿佛沒聽見她的話,只說:“要來就直接進來,別磨磨蹭蹭,就這一次機會,沒第二次。”

        話落,直接掛斷了電話。

        時念歌放下電話,又看了眼蛋糕,拿了起來,下了車。

        下車后風一吹,才發現自己手心里已經布上了一層汗。


  (http://www.egoekw.icu/book/83/4587347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egoekw.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真人捕鱼伯爵 七乐彩计划软件下载 上证180指数基金 江苏11选5推荐号 炫多配资 快乐双彩好运开奖结果 投资理财平台哪个最安全最赚钱 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 体彩飞鱼口诀 好彩1开奖 幸运赛车 黑马计划 11选5万能九码守号 茶叶期货 骗局 黑龙江36选7基本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彩票攻略i 广东36选7官网 好用的ps软件app推荐